會員登錄    
  

最新課程

北投社大Line帳號

站內搜尋

Loading

使用者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介紹] 北投社區大學三大特色「學程證明」

人氣985
btcc - 心得分享 | 2012-09-19 15:34:55

 

北投社區大學三大特色「學程證明」
 
北投社區大學自民國93年創校,希望學員多元學習,涉獵不同的課程,增廣橫向面的廣度,以適應日常生活多樣性;學校也希望學員深度學習,思考、觀察知識來源,增加縱向面的深度,以解決日常生活的問題;社大更希望學員參與社區,走出教室走進社區,增加學習應用和互動,以建立日常生活良好關係。讓北投社大成為北投地區終身學習中心和社會議題平台,創造多元的在地美好生活經驗。
北投社區大學原有的課程以學群為主,分別為北投學、農業與環境生態、美學與藝術、語言與文化、生活技能、樂活等學群;自100年秋季班起,為了整合相關領域、群體等,以發展共同主題、目的之系統,規劃學程課程;期望開放學程申請後,能夠記錄學員們豐富的學習軌跡,幫助學員更有系統的規劃未來學習,提升終身學習之品質,以開拓視野,肯定學員們多年來在北投社大的學習成果,學校特別設置「北投文化」、「北投美學」、「北投健康」等三大特色學程的學程證明申請制度。
北投文化學程以「社會與文化」及「自然與生態」學群所規劃之課程為基礎課程,期能深入研習北投文化、生態之知能。北投美學學群,以「美學與藝術」及「生活與資訊」學群所規劃之課程為基礎課程,期能深入研習北投藝術、美學之知能。北投健康學程,以「歌唱與律動」及「健康與養生」學群所規劃之課程為基礎課程,期能深入研習北投健康與生活態度之知能;每學程最低學分為18學分,其中包含學術性課程至少3學分,基礎課程至少15學分;並應參加社區活動、公共服務或公共論壇等至少18小時公共參與時數。
邱電化、林怡彤、陳素真、張曼娜、張清音、邱月薷等六位學員,經100年學程委員會審查合格,准予頒發學程證明,並於去年11月5日在北投學學術研討會時,隆重頒給第一屆學程證書。
即日起,只要您所有選修的課程,符合附件中各學程標準,備妥申請書及相關文件,歡迎踴躍向學校提出申請。
如有任何不了解的地方,請來電洽詢(02-2893-4760)。
 
臺北市北投社區大學 敬啟
2012.09

 

 

當選心得
自信的畫圖-林怡彤
                                                     訪談.改寫:陳健一
 
到北投社大上課的因緣
那一年是九十二年,是社大成立的第一年,我住的奇岩社區所參加的社區合唱團,因經費不足,不得不解散,團圓們都很捨不得。這時候正好社大開課又有合唱團的課,我們團員都去報名,我就是其中一名,就這樣到北投社大上課了。
在社大上課
參加了社大合唱團之後,接著我陸續上了許多課,例如許志靈老師的中醫藥學與生活保健,讓自己認識老祖宗的保健方法。陳采薇老師的烘焙麵包、小點心。自己做農產品加工課的大白菜做酸白菜、高麗菜的泡菜,因為喜歡,回家都會做,與好友分享。還上畫畫課,我學花鳥、水彩、素描、但是基礎還是素描,已上了二年要進入第三年的學習,小時候喜歡塗鴉,有時會被老師嫌,在社大不一樣。王峰老師很會鼓勵人,在這裡上課很愉快,沒有壓力。素描、靜物、畫自己喜歡的花或風景,上課時老師不叫我名字,都叫我大姐,他說「每一個畫家的標準都有自己的風格、標準,過世之後別人又怎能理解、知多少?」我看過畢卡索的畫,東倒西歪,這裡一塊、那裡一塊,都看不懂,我想:他可以,我們也可以。畫圖時很愉快,認為那個東西的模樣,,可以這樣畫就好了。老師說過:「假如是科班的年輕人,會要求更多些,但對大哥、大姐們,畫的快樂就好,只要不太離譜。」或許老師這一點一滴的陪伴和提醒,我找到畫圖的自信,兩三年來,畫法技術面有很大的成長,與自信心的增加。孫子小學時,我會陪孫子畫圖,不免會被老師指正,有些氣餒,我會告訴他:「老師是為你好,要有自信,你已很好,要更好,努力。」
美容的課我也去試聽過,但因要考證照,我想這樣年紀不想再考試了,就不再上課,年輕時候,該要的證照,我都有,衣服、包包自己做,只是現在年紀較大,不想再花這樣的心思。而且細緻的事做不來,像張秀足老師的繡貼,我就沒有去學。太細緻了。
我每學期上課大概不超過三門,主要是都在晚上的課,我比較習慣上白天的課。因為我住的路段較暗,年紀大了,晚上,上下課路途上,家人會擔心,每次上下課,兒子、女兒都是我的交通工具,因為他們都很支持我來上課!
孩子是來陪伴我的
民國八十三年,我先生過世,對我衝擊很大,當下是整個人瞬間空白,也就辭去了工作,有一陣子只知會吃飯、睡覺,不知道要做什麼,後來大女兒生了小孩,女婿對女兒說:「這個孩子要給媽媽帶,要不然她會一直沉淪、自閉下去。」
剛開始要帶這個孩子,我真驚驚,很猶豫,我的其他孩子安撫我說:「我們會幫你看大姐的孩子,大家會幫忙。」但我還是懷疑自己:「我可以帶嗎? 」當時很沒自信,女婿說:「妳帶過五個小孩,怎麼不會帶呢? 」
我接下這個孩子,有時還是渾渾噩噩,像白痴一樣過日子。後來兒女們告訴我說:「妳是很有責任的人,我們大家來陪伴孩子長大。」其實說真的也是他(孫子)陪伴我,現在孫子已唸高三了,「回來第一個找的是我……」想到這裡,還真窩心!那段陪伴孫子長大的過程,我的生活節奏逐漸穩定。我想: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這時腦筋也已經比較清楚,只要想通了、清醒了,我就會閒不住。所以我參加了社區合唱團、讀書會、也加入社團、讓自己重新學習一切。
感謝社大
我想說的是,很感謝社大提供一個寬廣的環境、師資,讓很很多人能夠來學習。給以前書讀得較少,沒有學習環境的方便,都因為社區大學的成立,有較多學習的機會。
三年多前,看到有同學當志工,這種奉獻很不錯,就又參加了志工社,當志工,每週三小時讓自己更加充實、忙錄。在學習和當志工,家人都很支持,我來學校,都是兒子載我來,有時志工社的人看到,就會開玩笑說:「來做志工還給人載。」
我卻感覺到很溫暖。也很感恩家裡的小孩都很支持我,他們不喜歡我待在家裡,怕在家待太久會忘了我是誰,會痴呆。
最後,我還是很感謝北投社區大學的成立,讓平時有閒又有學習心的人,提供一個場地來社大上課,生活更加充實。人生更完美。 
 
歌唱與人生-邱月薷
                                                                                採訪。改寫:陳健一
和歌唱結緣
我小時候就喜歡唱歌,媽媽說我兩、三歲時,大人會教日本歌、客家歌,唱會一首歌給一角,大人要我唱歌給他聽,我可以賺到三塊多……
 
唱歌很快樂,做小姐時有機會就唱,很愛唱歌。19歲那年,我到中華陶瓷上班,廠慶時和樂團一起表演,認識我後來的丈夫;他當貝斯手,我是唱歌的,後來兩人結婚,當時的鼓手是我和我先生的媒人。現在想想,我和先生的結緣是唱歌!
 
跟先生的遊覽車一面唱歌
民國六十幾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各項歹(許多行業做不成),公司叫我們員工「休一天做一天」,在公司未結束前我和先生就離開公司,自行創業,做漿糊,自己做老闆。後來先生當聯營公車司機,經常往來台北到新竹;一段時間後朋友介紹開遊覽車,我先生就加入了,剛開始路況不熟,走久了就越來越熟。
當時遊覽車都有隨車小姐,我先生是古意人,走二、三十年不會和小姐怎樣,有時還會遇到會控制司機的小姐,像如大日子,遊覽車需求多 小姐不好找,有些小姐早先已答應配合,臨時又不來,所以先生找我幫忙,那時小姐在車上要會唱歌,我會唱,所以也在車上唱歌;除了唱歌,隨車小姐也要會講,這個我不懂,所以我先生補充資料給我,讓我有材料可以講;經常是他一面開車,一面對著坐在司機位子旁邊的我講內容,我一面聽,一面拿麥克風講出去。這樣幾回合,默契有了,也熟練了,就少有麻煩別的小姐跟車。當然小姐也不是都很穩定,像有一段時間,股票正好時,小姐都跑去股票市場玩股票,不好找,只好夫妻一起服務,而且很多歌是那時候跟客人學來的。
 
到社大上歌唱班
民國九十二年,社大成立那一年,我兩個媳婦去社大上室內設計,我跟著去看,看到有歌唱班,就去報名,從此就和社大結下因緣,就這樣持續到現在,我最常上的課是和歌唱有關的國台語、日語歌唱班和合唱團的課。
 
堅持去上課
一開始 我上「台灣媳婦的歌」,持續很多年,接著和劉老師上歌唱班,也唱好幾年。後來同學張清音在簡老師那邊上,我也想試別的老師的課,就去上簡老師的課,這中間,我乃去上合唱團的課。
因為喜歡唱歌,我同時在兩個歌唱班上課,一唱好幾年,班長很會帶,大家感情好,都捨不得走,班長也一直沒有換。上課的氣氛很好。有人還會很期待,期待每週一次的上課時間!
 
初始,我上溫老師的「台灣媳婦的歌」的課,上課時間為星期六早上,上課時也是雜貨店較忙的時候,通常媳婦和孫子會幫忙顧店,我才可以專心上課,後來他們各有事情要忙,沒辦法過來幫忙,我必需留在雜貨店裡看店,就沒有再去上星期六早上的課,但是晚上的課,我仍然會去上,因為晚上客人少,我關上店門就上課。這件事我很堅持,因為顧店一整天,很累,到社大唱歌,可以轉換心情。
 
歡唱卡拉OK
歌唱班都是用卡拉OK的方式進行,這種唱歌方式很自在,八年前我的雜貨店搬到對面,重新裝潢、設計,就預留了三間卡拉OK空間,讓同學及同好前來唱卡拉OK。
 
那段陪先生坐遊覽車的時代,唱了很多歌,大都用卡帶,音樂放出來,沒有螢幕可以看,歌詞只能用背的,這種情形,若是現在,我大概不太行吧!現在較多歲,記憶力差,不容易背歌詞,但旋律較記得,因為長期在遊覽車唱,音感較佳,學歌較快,學很多首歌,所以大家唱卡拉OK,我僅管歌詞記不牢,卻唱得高興、自在。
 
唱歌要有感情
我先生是九十三年過世,過世前我們曾在沒客人的遊覽車上合唱,他知道我到社大學唱歌,沒有反對,只是有時候說:「在家裡唱就好,為什麼要到那邊唱。」他生病那段時間,我很悶,繼續上合唱團的課,這樣唱歌,會讓我心情較不苦悶。
唱歌的感覺,要看那個時候的心情,我先生過世那幾年,再唱就是那幾首悲哀的歌,同學問我為什麼我唱歌較有感情,我說你們太幸福,沒有經歷過很多不如意的事情,經歷一些事,感情容易放進去。
老師常說唱歌有畫面,感情自然能夠投入;唱一首歌有感情加入,會很好聽。
除了心情影響唱歌之外,不同環境也影響唱歌的情緒,像和認識的朋友一起唱歌,會很盡興;若都是不認識的人,唱起來就不太順暢。
最近我勇敢參加唱歌比賽,地點在原住民會館;本來不敢去,怕緊張忘詞;我選了老歌「相思河畔」參加比賽,這是以前常唱的歌,歌詞好記,容易唱,唱起來不怯場,比賽結果我得到第二名,這是我第一次在較陌生的舞台唱歌!
上歌唱班回家,大都很忙沒時間練,但是把音樂放出來聽,也快樂。其實,平日雜貨店工作,讓我腦中都是數字在打轉,歌詞較少記,但是唱唱歌,調劑心情,真的很好。 
 
 
 
 
探索漢文─邱電化
                                                                        訪問。改寫 陳健一
小時候吟唱漢文冊歌
我喜歡漢文詩,唸起來有押韻,很舒服。
九二年來社大上課,就選了漢文吟詩的課,這樣的選擇並不是沒來由,我從小就接觸漢文,感覺特別好。
我小時候在羅東長大,剛光復那年,一些漢文仙在羅東街仔教漢文,我記得那一年的八月,聽說有人要教漢文,從三字經開始讀,還教千金譜。我哥哥去學,我也跟在後面聽,那時我才小學四年級。
第一次上課的地點在羅東火車站邊貨運公司辦公室會議室,老師從「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教起,用的是漳州音,像在唸冊歌,冊歌唸起來很好聽, 很順口;那時漢文仙沒有解釋內容,只看字,我很多地方都不太知道意思,但是仍然感覺到趣味;後來也看千金譜,有兩本,內容很豐富,都是生活相關的內容。那個時候,兩、三天去一次,很喜歡去。
 
「偶成」這首詩
在此之前,我並未接觸漢詩,學校也沒有教。假如有類似的感覺,大概是我小學五年級時候邱老師的課;邱老師是我五年級的導師,他住五結,在羅東國小教書,學校有配給他宿舍。
那個時候為了學生升學需要,熱心的老師們都會找時間為學生義務免費補習。邱老師就為我們補習。邱老師住在羅東國小公園附近的巷子裡,一間日本人遺留下來的宿舍;我每週都會有二個或三個晚上去上課補習,主要加強國文、數學。〈邱老師是台灣人,和一般台灣人一樣,熟悉日文,國文基礎不是很好,他的注音符號能力是和我們同一個時候學的;老師經常是晚上去學注音符號,白天再教我們。〉到了邱老師那邊他額外教學生用河洛漢文唸和吟唱「偶成」這首詩:「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這首詩是台灣秀才讀書時必讀的詩;每次上課就要先唸,吟完後才開始上課。這首詩吟唱起來很好聽,有漢文押的韻,大家都朗朗上口,後來老師又分享一本「人生必讀」,像「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寅」之類的。
到了唸初中,我就沒時間接觸這類漢文課程。
後來大學畢業到鐵路局上班,沒有再接觸類似漢文的學習經驗。
 
在社大漢文班上課
我鐵路局退休後幾年,也就是民國九十年,我和同鄉旅北退休的表弟到台北孔子廟,聽說那裡有人在教漢文,我們兩人去聽,這是離開學校後再一次接觸漢文,老師用台語教漢文,有唐詩,也有其他;老師教大人班,也教小孩班;我們去聽大人班的課,有時也跑去聽小孩班的課,很喜歡聽。有時一個晚上聽三次,調仔和小時候的感覺很接近,後來表弟身體不舒服,眼睛不太好,不太出門,我們就沒有再去聽課。
九十二年北投社大成立,我發現有漢文班,就報名上課。老師對漢文的功夫下得很深,也教得很好。我們從基礎學起,對於漢文的音調都有深入探討老師是政大國文碩士高才生,在北投復興高中當老師,未退休就專心兼教漢文;洪老師曾經和淡水及台北大稻埕一帶漢文仙學習,主要為天籟詩社派別,是古早有名的秀才調,和一般歌仔戲等民間的調不同,秀才調較正統。洪老師是南投人,為漳州腔,但是來台北主要在大稻埕見學,為泉州腔。為了鑽研學問,洪老師還翻找康熙字典,他自己有音樂素養,對音調的掌握很好,有走音就淘汱。
我們學的就是以天籟社的吟調為中心,唱出來特別好聽,音較合乎古文文音。
我年紀大記性較差了,讀讀又忘記,讀讀又忘記,但是在北投社大上二十期,依然感覺很有趣。我們班剛開始時學生來來去去,留下繼續上課的不多,但是到第三期起留下來的變多了。後來人數較多時,增加到二十三個。
 
選讀課程
除了漢文,我在社大也選讀日語,還參加合唱團,也跟過洪副校長的文化之旅,到台北許多廟走走,上了好幾期。還有參加馮將軍的國防部趴趴走的課,課程在禮拜一,好像是全民國防教育類之課,我們拜訪許多軍營,像戰車營、砲營,空軍、陸軍、海軍等營區都有去。我們也到基隆、南方澳,有到軍艦上參觀,也到金門、馬祖,班上人最多時二、三十位。外出時,大都是同學開車,約四、五台車,二十幾個人出遊;多年前,我也開車,一車坐五個人,那年去花蓮空軍基地參觀,住的地方有些像軍民之家之類的。最近年紀較大,無法跟上大家腳步,沒有再上馮將軍的課。我也選了二期「家園園藝課」,一期「口琴吹奏課」,及一期「認識二胡基礎班」。
此外,還有上一些長青運動之類的課,像銀髮族基礎運動課,對身體保健很好。我在九十九年春季,於新北市永和區參加用日本語吟咏漢詩的日文教室課程,是日本「公益社團法人,關西吟詩文化協會,旭彩會台灣支部」開辦的課程,在此用日語吟唱漢詩另有風味與氣氛。至今我已獲得該吟詩文化協會頒發的「貳段吟咏」合格證書。得此增益目前生涯興趣甚多甚大。
 
談話補遺
「社大日文課從頭到尾,有五年左右,主要是興趣;在小學四年級以前是日治時期所以上日文的課,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後期,台灣遭盟軍空襲,學教近似停課一年多日文課程,所以實際上課只有三年,光復後我哥哥有訂日文小說雜誌,我也『加減』看,哥哥還有訂日本新聞,我長大到鐵路局時就脫離日文的環境了。」
「小時候上課前要先唸「偶成」這首詩:『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這首詩台灣秀才去讀書時都會讀到;每次去上課就會唸這首詩,吟完後再開始上課,吟這首詩很好聽,有漢文押的韻。」
「社大漢文課程,全稱為『漢文基礎與傳統吟調』,講師為洪澤南先生,是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碩士、台北市立復興高中國文科老師(於九十八年夏榮退)、北投社大、淡水社大、台北市國父紀念館、台北市社教館大稻埕戲藝研所、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等各所的漢文班講師。洪澤南講師,於河洛(福佬)漢文,師承北市劍樓吟詩派耆儒李伯臻先生。洪先生長期研究劍樓書房(吟社),天籟吟社等傳統文人(秀才)調相關之詩、詞、書、經、歌、賦及古文等誦、讀、吟、咏、多方領域,致力發揚典雅、精緻的母語文化。洪先生與學員亦師亦友,以其特有引人、迷人的聲韻,教導學員學通漢文(語)的平、上、去、入與陰、陽等四聲八調,使學員能誦讀、吟咏及作詩,進而奠定深厚的河洛漢文(語)基礎,培養獨立治學的能力。」
 
 
學習是很美好的──張曼娜
                                                                訪問。改寫 陳健一
 
和社大結緣
我是學校老師,從民國六十六年開始教,九十二年身體不太好,以健康理由申請退休,後來報准了。
九二年年初,我在內湖社大上課,先是聽了中東肚皮舞說明會,老師才二十幾歲,唸的是東亞政治研究所,從以色列回來,他說肚皮舞早期被有色眼光看待,其實肚皮舞不是這樣,他想傳達一些觀念,我就去上了。從此和社大結下緣份。
後來,我長期上課的學校不是內湖社大,而是北投社大,因為我家住北投,北投社大離我家較近。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北投社大開課,我就來選課了。
 
在社大選課
在北投社大我上的課很多,主要是瑜珈、舞蹈、合唱團、佛學、太極拳等。這些課比較動態,可能是因為以前上班時工作較靜態,退休後要強迫自己運動,所以選擇較動態的課,此外也上較安靜的佛學宗教課及讀書會。
 
肢體放得開
民國九十三年,我和幾個伙伴在八頭里仁協會創辦女巫劇團,以「一人一故事」的方式進行劇團活動,像最近在北投國中,邀學生講故事,我們先引導學生講心裡感覺和個人的故事,我們再即興的把故事演出來,用肢體、言語、道具等方式和媒介表演。表演時肢體要放得開,這方面我很感謝社大很多老師啟蒙及引導;像在社大上的舞蹈課,我的肢體放開很多;對於後來的「一人一故事」表演幫助很大。
有些時候要我演,演不出來的,上過課,肢體更靈活了,像講故事的人是同性戀,我就心境轉換,用他的想法演出來……
 
 
選輕鬆的課
從大學畢業就當老師,一當就二十七年,在家裡一直是乖女兒,在學校也是乖乖牌,我是美好環境成長的小孩,以前在學生時期,會暗自欣賞老師口中的壞學生,他很敢,敢耍野、撒嬌,總覺得自己太嚴肅。
或許這樣的想法,使我退休後都參加較輕鬆,有活力的課程和活動。
 
我因為健康因素退休,醫生建議我多運動,說以前教室往來走路是勞動,不是運動,所以退休後一再找有運動的機會,保持運動狀態。
上瑜珈課,固定時間運動,又可以認識不同的人,沒有壓力,感覺很好。
 
讀書會
除了較動態的,也參加較靜態的學習,我參加讀書會;以前我們教人家,都是你聽我的,現在是交流。我以前看文章、看書,或者看書評,都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讀書會不同,老師拿一本書,大家用不同角度切入,談論不同意見,沒有對錯;這樣做讓我心思開朗,看事情的角度更多;有時因為老師導讀文章,讓我較細膩的看到、體會到作者的一個心思。
我在這邊上讀書會,程度很好,像有北一女的老師帶我們導讀水滸傳就讀得很深入。
 
用喜樂心情做志工
我也上佛學的課,上了很多年;我還在佛教的福智文教基金會當義工,那裡有研討班,參與了十年了。有時還帶小朋友讀經書,也到里仁賣場幫忙賣有機食品,學習用收銀機守櫃台,做得很喜樂呢!
退休後,我又是上課,又是當志工,很忙,家人經常看不到人;我先生自己也很忙,沒有太多意見,我爸爸今年九十歲了,仍會唸幾句,他是擔心我的身體,希望我不要太忙。
 
社大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
退休後想過和以前不一樣的生活,事業、職業告一段落,不要管了。學習很美好的,我在社大就是這樣。在社大讓很多人有地方學習,真的很好。像我成長的眷村,早期眷村媽媽,就只是打麻將,我媽媽不打麻將,就去綉花班,那時有些家裡的客廳是工廠,生活就是這樣了。現在不一樣了,社大提供豐富、多樣的課程給大家學習呢!
 
那段快樂的日子
                                                    張清音
自二○○三年北投社區社大時就非常的投入,一星期上七堂課,尤其熱衷於書畫;一幅好的山水畫,落款時字體的美與醜、工整與馬虎,總會讓一幅好畫增添特色或有所缺憾。
在夏天裡,天色微亮之際,一清早總是有悅耳的鳥叫聲,讓人有著愉快的心境,準備過著滿懷感恩、喜悅的一天。
從悠揚的音樂中流暢出輕柔的樂曲,伴隨著我畫油畫。真的非常慶幸,能跟隨潘逢彬老師學自然、寫實的畫風,顧何忠老師的古典油畫、巴洛克畫風……等;為了彌補畫畫的不足,再加強畫畫的基礎,如:素描、木炭畫等,但油畫與木炭畫還是我最喜歡的;至於書法則需要非常專注的書寫,一丁點的聲音都會分散注意力,不能集中心力,所以我比較喜歡畫畫,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一邊畫畫,一邊可以享受優美的音樂,宛如人間仙境,而這也是一種修行養性,人總是活到老學到老,有如一位老師說過,人活在這世界上,好似站在人生舞台,沒有退路沒有後悔,如此次天秤颱風未到來時的天空一樣,空中的雲彩時而艷陽高照,時而溫文灰白,時而烏雲密佈,可是當狂風暴風雨過後,大自然一切恢復平靜,宛如雲過水無痕,萬里晴空,如一片浮雲,這就是人生。
 
 
經絡養生與唱遊─陳素真
                                                                        訪問。改寫 陳健一
退休後到社大上課
我是民國九十五年九月十一日退休,離開三十五年半的工作崗位;退休之前,我一直在計畫退休後要如何享受充實且快樂的退休生活?經由小學同學的推薦,九月初,退休前幾天,我一下班就到北投社大劉台蘭老師的國台語班報名學唱歌。這是我在北投社大上課的第一次。
我的興趣廣泛,社大的許多課程都很喜歡,但時間及體力有限,通常同一學期室內課程及室外課程各選一門,而且會去嘗試各種不同的課程。幾年下來,也就上了不少課。
 
從戶外走讀到室內手語
我是八十八年暑假搬到北投的,每天上、下班來去匆匆,對北投不熟。心想既為北投人應多了解北投,於是參加當年洪德揚老師所帶領的宗教之美課程,看看各寺廟的建築、廟會民俗文化等,還參加北投農村體驗營及探索北投風情山水味,均由朱孝慈及陳宮璧兩位老師帶我們走訪北投各地農村,體驗農村生活與美食,探索北投的名勝古蹟及好山好水。也曾搭遊覽車去認識北投以外的各地方,反正就是跑一跑,看山看水。
我也有學日文課,我在年輕時候原有一些日文基礎,但後來很少接觸日語,退休後有一次到日本親友家玩,卻像聾啞人一樣,回來之後決定要好好學學日文尤其是會話,經幾學期邱兆晴老師的日文課程,瞭解了一些日本文化並學習了一些日文生活會話,也參加日文卡拉OK歡唱,也曾參加曾琬鈴老師的學日語玩話劇,每一課程都學習愉快。後來因日文會話進階班參加人數太少開不成課,我就改學手語課。
手語課的胡松德老師教得很好,人又風趣幽默,同學們都很喜歡他,有同學每週四、五、六都上他的課,也有同學跟他學了十幾年,他經常帶我們參加社大校內校外的各種活動表演;其實我的手語手勢,有笨拙的感覺;做手語歌,你要會用手比的話,歌詞要先記得;這種情形和唱卡拉OK不同,只要電視一放,歌詞從中出來,就可以唱;而表演手語,看到螢幕,再思考手的動作是來不及的。所以就得先背歌詞,自然比較辛苦。我上三學期了手指頭的動作反應仍不熟練,總是忙亂。但我有信心把它學好,因為有好老師、好同學,任何一個同學都很熱心的教我,尤其要表演前更是幫我惡補。對了,學手語還有一個很實際的功用,就是常用手部小關節動作,會使人不痴呆,因為手是我們第二個腦呀!現在雖然我的手指頭的動作仍有忙亂的情形,但是比以前有概念、更熟練,反應也較快了。所以我仍繼續上手語課,因為它已是我的興趣了。
推廣經絡拳
這幾年,我較常上的課是健康經絡拳。
未退休的時候,我就接觸經絡拳。那一年是八十七年,我們公司十幾位同事一起到榮星花園對面,參加宣印老師創辨的經絡拳研習課程,每次到了那裡,上課前按照老師的教導,一起敲敲打打就把當天的疲勞解除,補補氣就有精神上課了,上課既可得到知識,又能把身體狀況調好,所以我們每次都很期待這輕鬆健康的晚上。我有一個同事,當年膝關節不好,先前已經換了一隻人工關節,醫生又說另一隻也要換,人工關節是有使用期限的,到期又得再換新的。他才四十幾歲不想也不願面對這樣的痛苦,這時經人介紹到宣印老師這邊學經絡拳,由宣印老師的學生幫忙調養,很快就有改善,他第二個人工膝蓋也不用換了,走路如同常人,上下班不再非搭計程車不可了。我們就是看到他的情況,對學經絡拳更有信心。
我現在仍然到宣印學派身心喜悅協會繼續研習經絡拳,參與推廣經絡拳的活動。98年王能佑老師來北投開健康經絡拳課程,我也加入一起學習與推廣。
 
一起出遊的樂趣
在社大上課,朋友變多了;社大同學有年紀大的,也有年紀小的,興趣相同一起學習,大家互動良好。平常上課之餘,同學之間會相互聯絡,只要有人召集,提議到哪裡走走,有空的人就會參加。到處走走,學學東西,有伴就會參加;這樣生活有樂趣,又好玩,比較不會痴呆,較不會老化。
如此的退休生活豈不充實且快樂嗎?
我人生第二春的幸福快樂發源地在北投社大。

 

人氣985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add to Google Bu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