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覽 MIS - 活動資訊 | 2019-08-27 | 人氣:269

關渡美術館展覽

 

關渡美術館展覽2

 

展覽日期 : 2019/07/12 ~ 2019/09/22

林亦軒最新個展「我們是烏龜」將帶來藝術家在2014年至2019年在不同地域所創作的繪畫。

林亦軒以「我們」代稱繪畫,「烏龜」隱喻時間,回顧而又正視林亦軒在時間與地域流動中的繪畫作品。

 

林亦軒來自台灣宜蘭,長期旅居巴西、南美洲與紐約等地。在多樣的生活文化衝突之下,

造就了林亦軒在繪畫上的精彩詮釋:它們豐富、多變、抽象、細膩而粗糙。即使林亦軒的繪畫隨著時間堆疊變化,

他不變地探討著相同的堅定軸心:繪畫。在初到拉丁美洲時,林亦軒將生活周遭的人物、景色、與建築抽象化並且符號化。

他的繪畫手法並不單一 — 如同拉丁美洲與台灣的多元文化般 — 時而塗鴉,時而拼貼,時而狂野。

受美國作家傑克·凱魯亞克「垮掉的一代」思潮引響,林亦軒大膽地將繪畫的精緻性撇除,以流浪、一無所有、潦倒的態度詮釋繪畫。

然而隱藏在這些鮮豔色塊之下的,也許是更多藝術家所經歷的身份認同問題。2017年,林亦軒因家中的變故回到久違的台灣。

在故鄉創作的作品呈現了有別於先前的穩定感:他繪製了稱作宜蘭地平線的平行線,也在台灣的石頭上作畫。

這不僅是重獲歸屬感的穩定,也是林亦軒在這一年中所過的緩慢生活。然而林亦軒對於抽象繪畫的激盪在2018年赴歐洲觀展時再次響起,

並於2019年啟程前往美國紐約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駐村,取材自身畫作中的符號創作了磁鐵造型黏土。

我們是烏龜,繪畫是時間,這便是林亦軒在藝術創作中所追尋的一種最自然的方式。

 

 

 

關渡美術館展覽1

 

展覽日期 : 2019/07/12 ~ 2019/09/22

蘇予昕的創作關注著繪畫是如何被製作出來的。對她而言,觀看繪畫最具創造力的部分,

莫過於反向打開這張畫被製作的程序:「唯有透過這樣的過程,體驗一張畫才真正是可能的。那時候,去閱讀就是製作」。

 

你們此刻所看到的《用色拼字》(A hue to spell),一部講述繪畫如何生長出自我意識的啟蒙小說。

人們觀看作品時,各種製作留下的痕跡開始從背景走向前景,在閱讀時刻可想見圖像繪製時,形象步步變化的進程。

這樣的閱讀便是探索,像是看到一行字,因熟知筆順,能夠重新、甚至倒反拼寫一般。此時,時間折疊在拼寫的過程中,

也在拼寫時用到的各種物質中被重新編輯。

 

繪畫的意識便是這些可以提供痕跡給觀眾的事物——物質顏料、筆觸現象或速度運動;另外,

還關於顏料所棲居的腹地——也就是畫布、石膏和木板;一記關於時間的魔法——讓顏料從濕漉的油脂硬化為礦,

晶結在亞麻布的經緯交錯中;也是關於時間的另一記魔法——筆觸摩挲,不知須臾,畫家複寫複畫,在紙莎草隱喻中追回光陰。

 

北緯23.5°,亞熱帶,天光照地表的角度嚴峻,畫畫的人用色了當,這裡沒有光影,只有顏色。

北緯51.5°,溫帶,天光永遠停在比地平線高一個拳頭的位置,低角度闖入人們的視線,彩度被衝散,

畫裡描述的天空像工業革命後的煤渣。北緯31°,既非此處,也非彼處,一個暫歇點,蘇予昕在這裡延展出「平行印象主義」。

 

你手中的這本摺頁,內有藝術家旁觀製作的書寫,反映了蘇予昕工作中的書畫同源。它是展覽的孿生材料,

是一部小說極短篇,一部打開展覽的操作手冊,也是藝術家創作的隱喻之擬仿。

 

 

 

關渡美術館展覽3

 

展覽日期 : 2019-07-12 ~ 2019-09-22

「光年從何而起,又會止於何處,我不知道,也無法預知。它像一束穿越過我 身體的光,直向蒼穹,

將生命中我所經歷的,感受的,渴望的,通通帶進無限的飄渺與虛空。我只朝這光的指引走去,

它讓我感到一種超越時間,超越空間、文化、地域、身份、國界...的最單純存在。」-傅饒

 

一直以來,傅饒的創作都是不斷地游移於理性與感性間,仰賴個人的直覺本能,持續地挪用歷史和古典藝術的圖像養分,

透過一種神秘與浪漫的繪畫語言複調出多元的想像空間與獨特的風格脈絡。「光年」以兩組最新的史詩鉅作《光年》

與《離弦》為主軸,透過理性的懸置與感性的激盪,指涉出不可被言說的崇高,呈現出不可被呈現的東西,

並以多件融會現實人物、隱含宗教性象徵、結合生活場景想像的作品,將近期的關注和創作上的轉折清晰地顯露出來,

並傳遞出藝術家透過創作尋覓靈魂深處歸屬的動態過程。

 

傅饒對於生命的探索與對藝術的追求,繚繞在「光年」一展中,如《光年》透過抽象性的指涉與隱喻來傳達生命信念和精神價值的所在,

而《離弦》則以現實的概念切入,轉化藝術家的對生命經驗的感知,《離弦》將室內與戶外景象層層平行與疊融後的錯位效果,

重組我們對時間和空間的認知,更有如電影分鏡般地流轉出一種時間性的布局,將生活細瑣和人文肌理優雅地融入大地的懷抱,

畫面左側彷彿魔法師的人物,其臉孔流出的氣息與動能,一方面映射著主角身旁象徵死亡的骷髏,

另一方面則像巫術般地轉動起畫面裡生生不息的運行......